✅ WWW.522MSC.COM 本域名已停止使用,点击进入最新官网!

2019-07-12 04:57:10

发布时间-|:2019-07-12 04:57:10

我慌了,叫来了主任和我的老师。“怎么又回来了啊?”我假装问他。

以下是全文:在抢救室里,我遇到了一位“熟人”——他是我十年前的一个患者。

药时,主任提到了高渗盐水对感染创面的恢复有好处,但是我们医院没有。

多发生在机体抵抗力降低时,如大面积烧伤,长期使用免疫抑制剂等。就这样我坚持了3个礼拜,每天换药,每天打苍蝇,每天给他好吃的......患者入院的第21天患者病情稳定,创面渗出逐渐减少,病房的恶臭一点点散去,苍蝇也似乎被我打绝了。

“xx床什么病?”我跑到医生站抓住我一个哥们问。

他抬头看了我一眼:”嗯,实在没办法了,住不起了,回来也不收治我们住院,我准备找个敬老院把我爸送过去,能活几天是几天吧。

“十年了,您让我父亲多活了十年,我经常和村里的人提起您,您是恩人,这次我爸可能是真的不行了,医生说神仙也救不了他了。

回到医办室,师兄们调侃着我,话里话外讽刺着我,都在准备看我的笑话,而且表明自己的病人自己去换药。

一层一层地揭开纱布,有渗出,创面有粘连。

那时的我刚参加工作,开始的每次换药我都会觉得恶心。

可是我在病房里找不到他了,我慌了,以为出什么事了。

儿子又背来了一只羊,我再次悄悄地放了1000块钱在患者的住院押金里,那个时候我发现90天的住院,花费了患者不到3万块钱。

他躺在床上一动不动,眼神感觉都是那么的涣散,儿子在一旁不忍心看,低着头默默流泪。头面部、四肢、躯干,患者的烧伤面积达到了70%,其中重度的3级烧伤达到30%,创面有大量的渗出,植皮处有坏死和脱落。

患者入院两周:从他住院那天开始,因为伤口感染,我每天都会给他换药,他全身的皮肤疙疙瘩瘩的,有些植皮处虽然已经贴合,但是因为瘢痕的形成显得疙疙瘩瘩的,看着让人不舒服。我无情地拒绝了,他失望地离开了。

这个时候我意识到两个问题:环境和营养。

患者很瘦,眼睛空洞洞的,就像指环王里的“咕噜”。

”我听着他的讲述,看着他泛红的双眼。